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 | 在你身边

恶人润P×智AD  
————————————————

大野智,根正苗红社会四好青年,无半点不良嗜好,每天勤勤恳恳,待人友善生活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奇遇也没有大的挫折。

当然,这是在遇到松本润之前。

自从他被调任到松本P手下做AD以后,每天走进办公室的腿都是抖的。

松本润,电视台的金牌PD,在他手里就没有不受欢迎的节目,居高不下的收视率常让人眼红。

这位PD,不仅有着不输国际名模的颜,在工作上,还出了名得克己和严格,在他眼中容不得一点失误,地上稍稍凌乱的话筒线,就够他开一场检讨会。

对于天然迷糊的大野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站在门前不知道深呼吸了几次,都没能让心跳慢下来,暗自告诉自己等会儿不管松本P怎么骂,都不能哭出来,不过还没等他做好心里建设,松本润夹着怒火的声音就传到了门口。

“Ohno!你在不给我进来,今天一天都给我站在那里!”

别以为他没有看到,在虚掩的门口徘徊的那双黑白板鞋。

一进来就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猫着背都快看不清脸了,一点精神都没有,工作态度也太不积极了。

松本润见到大野智这个样子,气的说不出话,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特别在意这个小AD的穿着,一心想换了他的万年白T恤。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吧?”

“是,是我昨天不小心把嘉宾的饮料买错了。”松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大野智还是吓得直哆嗦。

“不小心?你这一不小心,就差点让节目出事故!”

“实在抱歉,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今天起,给我负责一个月全组人的饮料,买错一个人,这个月的饮料钱你付。”松本润看着畏畏缩缩的大野智皱了皱眉,说完就不耐烦得挥着手示意大野智快走。

同组的小伙伴们早早得等在办公室门口,见大野智出来,就七手八脚得递上纸巾和草莓巧克力,好好安慰了一番。

他们都知道松本P生气的可怕程度,况且智智那么可爱,可不能委屈了孩子。

“哎,松本さん也是为你好,你没看到昨天那局势,嘉宾气的脸都青了,嚷着不开除你就不录节目。”

“啊?!我,我差点被开除?”

“是啊,不过还是松本さん有办法,直接打了律师电话,拿来了签约合同要那个嘉宾赔偿,才把事情摆平。”

“但是就算这样,还是很可怕啊。”看着大叔手舞足蹈的表演,大野智虽然理解大家的用心,但松本P生气时的浓颜给他留下的心灵创伤,实在太深。

现在想来,犹有后怕。

听着门外一片喧闹,松本润知道肯定是在安慰大野智,想无视吵闹声继续改自己的策划案,然而就是下不去笔。

脑海里总是映出那张委屈巴巴的脸,微圆的面包脸看起来软乎乎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鼻梁不高但是意外得精致,和谐的五官透着一股东方的秀气。

每次和他说话都是带着糯糯的鼻音,明明是个年纪比自己还大的人,却有着说不出的可爱。

虽然每次看到他出错都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是担心,这样迷糊下去,要是没有自己帮着处理,怕是连AD都做不成。

松本润每次骂完大野智,都在心里都默默检讨,好像骂得太凶了,但是当时脾气一上来,实在不好控制。

他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小AD,但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让小AD喜欢他。

———————————————

要说那么迷糊的大野智是怎么被招进松本润的金牌团队的,那全靠了他一双巧手。

不论是多么复杂的道具,大野智只要拿到了设计图,就能做得分毫不差,有时候海报需要手写,那他的字肯定就是首选。

松本润简直想把这个宝贝藏起来,隔壁组的吉本总是觊觎他家的美工,趁他不注意,就被拐到了吉本那。

昨晚为了帮吉本赶制一个小道具,大野智熬了个通宵,无聊得听着台上的人一个个做着报告,笨重的上眼皮在遇到下眼皮的瞬间,就粘上再也抬不起来。

“Ohno,你居然还敢睡觉!”刚刚写完白板转过身,松本润就看到一颗栗色的脑袋贴在了桌上,拿起手上的笔帽就砸了过去。

“一会儿来我办公室。”

会后,只能乖乖得跟在松本身后,不安得绞着手。

“你怎么在哪都能睡啊?”刚进办公室,松本润就一把拉过矮他一头的大野智,掐上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

“……”下巴被掐得微疼,大野智心里苦。

“这样的眼镜,就不要戴了。”土气的黑框眼镜被对方突然摘下,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坠落声。

“不好意思,我,我近视。”撇这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从地方重新摸起眼镜慌乱得戴上。

“你就没有隐形眼镜么?”

“没有。”

“明天就给我去买来。”

“嗯。”无奈得答应下来,想要赶紧离开这里。

“等等。”

“?”怎么还没好啊,快要哭出来了。

“你眼镜几度?”松本润一边翻着抽屉一边问道。

“550度”

“我这里有对新的隐形眼镜,之前配错了度数,正好550,现在赶紧给我换上。”

“就在这换。”松本润递上小盒,见大野智又要走,强硬的拽过椅子说道。

看着桌上的隐形眼镜,大野智哭笑不得,他从来没用过隐形眼镜,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戴啊,松本P就在旁边,手机也不敢看,就呆呆得坐在那边和镜片大眼瞪小眼。

“你不会?”半晌,发现身边的人毫无反应,松本润才意识到问题。

“把头抬起来。”

“啊?”

“啊什么,头抬起来,我来给你戴。”

还没来得及拒绝,修长的手指就附上了眼睛,几乎贴身的距离让他有点控制不住心跳,一股好闻的木质辛香窜入鼻尖,忍不住暗中多吸了两口,居然有点飘飘然。

被强行掰开的眼睛只能直愣愣得盯着对方不断靠近的脸,纤长的睫毛几乎要扫到他脸上,蜜色瞳里映出自己的影子,好想住在那里。

“别乱眨眼睛,忍住,就一会儿。”

此时松本P的声音温柔得不像平时的他,沙沙的气音听得大野智瞬间红了脸,松本趁着他发呆的瞬间,眼疾手快得把镜片放了进去。

不知是刚刚眼泪憋太久了,还是眼睛睁得太久,在感受到镜片的那一刻眼泪就不住得往下流,松本润突然就慌了手脚,拍着大野智的后脑勺好声安慰。

“别哭啊,忍住,你这样镜片就要掉了。以前骂你骂的那么凶,也没见你哭过。”

那是被你骂习惯了,突然那么温柔受不了啊。大野智暗自腹诽。

和大野智关系极好的staff大叔在门口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出来,实在担心自家娃子被骂太惨。

偷偷往松本润办公室里一看,正巧望见松本P环着大野智,拿纸巾一点点擦着怀里人的眼泪。

大叔嗷的一声,第二天“大野智成功上垒松本P”的八卦就传遍了整个电视台。

————————————————

摘掉黑框眼镜的大野智在电视台迅速受欢迎了起来,黑亮的杏眼笑起来带着银钩似的眼尾,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似乎不包括松本润。

不知为什么,这天接完一通极长的电话以后,松本润的脸就阴沉了下来,尽管这一天里没有人犯错,开会时的语气却没有一丝缓和。

终于熬到了下班的点,大野智迅速得收拾好腰包想要回家,但前脚还没出门,就被叫到了松本润办公室。

“你先不要回家,等会儿跟着我去吃个饭。”

“吃饭?”

“之前那个被你弄错饮料的平原さん,指名要你一起去聚餐,你快做个准备。”

“不是吧,她不会是来报复我的吧。”一听到平原さん的名字,大野智心里一抽,这明摆着是来捉弄他啊。

“你别慌,我也去,到时候我就在你旁边。”松本润边走边说,不放心得指点着吓蒙的大野智。

“到了,你别乱喝酒,也不要随便和人搭话,我都会帮你挡回去的。”

“别添乱。”再三嘱咐后,两人才走进包厢。

大野智从没见过那么多名人齐聚一堂,松本润灵活自如得和所有人说着话,酒杯中的酒空了又满,没人分得清哪些话中夹带着刀剑,哪些只是玩笑。

“松本さん,你家的小AD今天怎么那么听话,连话都没一句。”平原さん眼神毫不掩饰得打量着大野智,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家AD生性话少,前些阵子的事情还请平原さん见谅。”松本润打着官腔,一副游刃有余。

“那不行,他今天一杯酒都没喝过呢,让他先罚三杯再说。”

大野智一听要喝酒,紧张得差点炸毛。

“他不会喝酒,要不就让我来代他喝,作为上司我也有管教不良的错。”

正当大野智准备拿起酒杯的时候,松本润一双大手已经拿走了他面前的杯子,毫不犹豫得一口气喝下三杯红酒。

“哈哈哈哈,好!既然松本さん那么爽快,我也不为难,再来三杯。”

觥筹交错,已经不知道喝了几轮,众人都是醉酒的痴态,原本就皮肤白皙的松本润,现在露出的每一寸皮肤都透着红晕,起身时虚浮的脚步要靠着大野智的搀扶才能勉强走动。

大野智好不容易把人拖进出租车,已经是气喘吁吁,他难以想象要是今天松本润不给他挡酒,他会醉成什么样。

这样残酷的饭局就是眼前这个人时常要经历的事,他其实已经将最大的困难帮组员挡在了入口,他们平时抱怨的工作,根本不能和这样的重担相比。

“哝,我给你配了一副眼镜,以后隐形戴的时间长了,就戴这个。”松本润不知何时从衣兜里掏出一
副眼镜,递给正发呆的大野智。

“松本桑,这个……”虽然大野智不认识眼镜品牌,但拿到手里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的眼镜。

“拿着,我真后悔让你换隐形眼镜,之前生气是因为我听见有人说你戴着眼镜,看起来太傻,好欺负,我就想着给你换个形象。现在好了,你变成了香馍馍,我嫉妒了。”

“松本桑……”醉酒的松本润突然就打开了话匣子,大野智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这些他从不知道的事情。

“你怎么就可以对其他人笑得那么开心呢,对着我就一副要哭的样子,我有那么可怕吗?嗯?”

“不是,那个……”

“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也就凶了点,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嘛,你就不能想开点嘛。”突然冒上来的小奶音带上了大野智从未听过的撒娇语气,心里小鹿乱撞,虽然没有喝酒但是他觉得自己快要醉了。

“哎,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个傻瓜呢……”醉汉松本润倒是一脸轻松,说完就开了车门进了公寓,只剩大野智独自凌乱。

——————————————————

等松本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和衣躺在自家沙发上睡了一晚,衣服上还带着一股刺鼻的酒气。

努力回想昨晚自己干了什么,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对大野智说了几句,但就是想不起来说了什么,只记得自己把早早准备好的眼镜给了对方,好像还碎碎念了几句。

醉宿后的头疼得厉害,好像有人在自己大脑里炸了烟花,想要起身却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一股恶心的晕眩感袭上心头,拿过温度计一量,发烧了。

想起今天还要讨论策划案,小组的任务也等着他去审查,起身迅速地洗过澡,混乱吞了两颗退烧药就出了门。

大野智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办公室,正绞尽脑汁得想着怎么回应自己的上司,却发现松本润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一脸闲人勿扰的表情处理着文件,除了时不时低头皱眉,也没什么异常。

虽然松了口气,但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不爽。

多亏了昨晚闹到凌晨的饭局,大野智又光荣得在会议上睡着了,醒来时正轮到松本P评论自己策划案。

“Ohno桑,你这个策划只重点做了道具和美工,其他的部分呢,我要的可是完整的策划案,你这算什么?”

“对不起,我没想到。”

“算了。”松本润叹了口气,把脸埋在支着的手下许久,没人看见他的表情,每个人都觉得这次松本P真的生气了。

大野智都做好了会后被叫到办公室的准备,但是这次奇迹般的,松本P一言不发得快步走出了会议室,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难得没有被骂,但是大野智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忍不住推开松本润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异常安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乍一看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并没有人。

“奇怪,我刚刚明明看到松本桑走进来的。”疑惑的四处张望一番,正想抬脚,突然踢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松本P正躺在他脚边。

大野智慌张得跪在松本润身边想要叫醒他,手刚碰上对方就被发烫的皮肤惊了一跳,惨白的脸色没有一点生气。

“松本桑?松本桑?你快醒醒,松本桑?!”

随着剧烈的摇晃,松本润勉强恢复了意识,一睁眼就看见大野智皱成一团的脸,啧,怎么又要哭了。

“你怎么在这?我没叫你来啊。”

“这时候你还管我,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

“我没事。”

“你都晕倒了,还没事,都烧那么厉害了。”大野智急得跳脚。

“我还要改你的策划案呢,早上吃过药了,没事的。”松本润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想打发大野智走开。

发烧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他可不想等会儿再吓到对方。

“不行!你必须回家休息!”大野智不知哪来的胆子,一跺脚就赖着不走了,“你不同意,我就让所有人知道你发烧晕倒了。”

“……好吧,我等等就回去。”

“现在就回,我跟着你去。”

“你……好吧。”大野智插着腰一脸不容妥协的表情,让松本润只能答应,乖乖得回家。

被突然变得强硬的大野智拽到床上躺下,头上顶着的冰袋让他过热的大脑逐渐冷静下来,看着忙进忙出的小身影,心底生出一种满足感。

“都烧到了39°还说没事,你是不是傻啊!”看着温度计上的数字,大野智更加庆幸自己走进了办公室。

“还不是你们的策划案,一个个都不走心。”松本润有点撒娇似得噘着嘴,偷着笑。

“你怎么就那么不珍惜自己身体呢,生病就不能说一声……”

“告诉谁?”

松本润的反问突然让大野智说不出话来,是啊,告诉谁?

每个人都觉得松本P是个无所不能的人,每次任务都可以做到完美无瑕,虽然他们是一个团队,但是其实每个人都依赖着松本,他从来都只有一个人。

“喂Ohno,我昨天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以后你告诉我。”大野智突然蹲下,保持和床平行,眼睛刚刚好可以直视着松本润。

“你怎么了?”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我喜欢你啊,润kun。”

“欸?!”

“你以后不要一个人走,我在你身边,你怎么骂我都行,就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好不好?”

“原来,我昨天跟你讲了那么多啊。”松本润恍然大悟得笑了,支起身俯看着大野智闪着光的眼睛,他差点要溺死在那里。

吻上那带着柔软唇峰的嘴唇,因为自己过高的体温,更为贪恋起那一点凉意,两人交缠着诉说无声的爱意。

“Satoshi,谢谢,我爱你。”

评论 ( 16 )
热度 ( 94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