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笑意融融.中

是的,我终于更新了

已经是午夜,大野躺在床上望着窗口洒落的月光发着呆,手机屏幕还迟迟不肯暗下,待机画面中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屏幕里的人闭着眼微笑着享受那时的暖阳,挠的大野心痒。

但是对方明显是个Beta,自己虽然是个Omega但是在外都一贯伪装成Alpha以避免骚扰,在那天见面时的松本,根本就没有表现出对他的兴趣,对他伪装的信息素连眉毛都没抖一下,大野忽然觉得要让松本对他感兴趣,简直比登天还难。

大野突然悔恨起自己的小心翼翼来,过于遵循规则,以至于在知道对方是个Beta后就不敢询问联系方式,怎么也想不通的大野,一骨碌爬下床干脆躲到画室放空自己去了。

杂志发售很成功,松本的日程变得更紧凑起来,一大早起来松本就要去拍摄一个关于Alpha信息素喷雾的广告,这款喷雾可以暂时掩盖Omega的气息,以此来保障Omega的人身安全。松本一走进摄影棚就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信息素,围绕着喷瓶中浅色的液体弥漫开来,端起瓶子仔细闻了闻,脑中却出现了一个异常在乎的人影。

“请问,这个信息素是从哪里提取的?” 松本向工作人员问到。

“是从我们公司社员里来的,还混杂一些化学技术,把气息调整的更大众,松本先生有什么建议么。”

“没,没什么。” 听到工作人员的回答,松本不自觉得笑了起来,把一旁的工作人员看迷了眼。

“等会儿不用来接我了,下午我要去个地方,嗯嗯,晚上我会去的,对了这个事情不用告诉大野桑了,我会和他一起去的。” 拍摄还没结束松本就迫不及待的给经纪人打了电话,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喜悦都冒出了小奶音,经纪人一边疑惑着有什么好事,一边答应着。

松本从没想过一见钟情,他觉得爱是一种需要时间酝酿的东西,特殊与微妙 。但是大野智的出现完全是个无法预测的意外。

在还没见面前,他曾试图想象过这个有着盛名的摄影师,大概是有着高大宽厚的肩膀来扛起器材,留着茂盛的胡须,上了年纪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的模样。所以当现场那个小个子向他自我介绍,他就是大野智时,他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微微猫着背显得更为娇小的身材,让松本怀疑他能不能扛起那么重的相机,白净而微圆的脸上是精致漂亮的鼻子和带着诱人唇峰的嘴唇,虽然说话时黏黏糊糊但那是一种清亮的声音,让他着迷。

大野智像一尾鱼,顺着他的眼神一个甩尾就游进了他的心里,住了下来,还时不时翻个水花来打乱他一贯以来的平静。

当初闻到那股略带刺激的Alpha信息素时,松本就觉得不太对劲,但说不出哪里不对,不过现在他明白了当时的气息奇怪,是因为那是一种人造的信息素,就是他现在手里拿的这种代言产品,他喜欢上的不是一个Alpha而是一个伪装着自己的Omega。

想到这里,松本长舒了一口气,亏他还纠结了半天两个Alpha要怎么在一起的问题,这下全解决了。

大野有一点没一点的画着,睡意终于席卷了全身,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野已经在椅子上睡着了,等到再次被叫醒已经是中午门口响起的电铃声。

松本拎着大包的甜品站在大野家门口许久,终于下定决心深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一颗毛茸茸的头从门缝里探了出来,小心翼翼得眯着眼打量着访客,像极了一只警觉的小黑猫。

“松本桑!你怎么来了?!”自己刚刚在心里想着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把大野吓得不轻,胡乱得用手抹了抹还满是睡意的脸,请松本进了屋。

那是个整洁的屋子,白色和原木色柔和的组成房间的基调,墙上悬挂的各种摄影作品可以充分显示出它主人的职业,一些简单的艺术装饰品显得有点可爱,松本打量着周围,可以隐隐闻到一股好闻的奶香味。

“这次的拍摄多亏了大野桑的帮助,杂志很成功我也受益很多,今天我是来道谢的。”松本一边说着一边递过手边的甜品袋子,里面装着最近最受欢迎的草莓蛋糕,那可是他托了熟人走了后门才买到的。

“好棒!我想吃这个好久了。”大野看到蛋糕原本朦朦胧胧的眼睛立马变得闪亮了起来,兴冲冲得从厨房拿出两套餐具,脚步都变得轻盈起来。

“好吃么。”松本笑得眉眼弯弯,眼前的人一眼餍足的表情把他的心都装的满满的。

“嗯!”大野抬头软软得回应道。

“我这份你也吃了吧,慢点吃。”,知道大野正眼巴巴得盯着剩下的,松本推过自己面前的那份,顺便伸手抹掉了大野嘴角一点白色奶油,带着一点凉意的指尖划过柔软的嘴角,让松本有点留恋。

大野的耳朵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大野桑早上在干嘛?很忙吗?”松本假装挠了挠头掩盖自己的害羞,赶紧转移了话题。

“唔,也没什么,就是在画室画画。”

“欸,大野桑还会画画啊,可以看看吗。”

“嗯可以是可以,不过得等等让我先去整理一下。”大野刚想答应下来,不过一下子想到自己昨晚画的画,突然紧张了起来,手忙脚乱得拦住已经走到门口的松本,一个人先跑了进去。但是不一会儿松本就在门口听见一声巨响,是人撞到地板的声音。

赶忙进去一看,大野正抱着一幅画四仰八叉得躺在地板上,疼得直哼哼。“怎么那么不小心,能起来吗,哪里疼?”松本努力试图抱起大野,伸手在撞到的膝盖上轻轻揉着,顺便想要拿过大野怀里的画“这个画那么重要么,先放放吧。”

“不不不,还还是我拿着吧。”大野噘着嘴努力护着画,没有来由的红了脸,发着烫,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不安得在松本怀里扭了扭想要摆脱那双有力的手,在挣扎之中画意外的从手中脱了出去。

一声脆响下,画呈现在了松本眼前。画中风景不是什么绝景,就是那天拍摄时明媚的林间小道;画中的人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就是那天拍摄时小憩的自己。画家极尽世上最美的色彩,为他在画布上添上了一对看不见的天使羽翼。

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大野不安得舔着干燥的嘴唇,心脏传来有力的节奏声让他不知如何开口解释,最后还是松本先打破了沉寂,“原来大野桑画的是我啊,真是荣幸,这画上可比我真人好看了不知几倍。”

“fufufu,松本桑本来就那么好看啊。”知道松本没有抗拒画的意思,大野忽然如释重负得笑了起来,好像自己离松本又近了那么一步。

一下午,两人在画室聊着所有他们能想到的话题,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一个带着好听的转音一个夹着微甜的奶气,都沉淀在时间里等待被酿成一壶好酒。

“那么,大野桑晚上愿意来参加我们的庆功会么?”松本一把揽过笑得花枝乱颤的大野,发出了邀请。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