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小宠溺

姑且算是“抖S番长”的番外吧。抽鬼牌实在太甜了,这个宠溺度(捂心口)

小作文虽然大部分参考了这次的VS,但是具体情节都是自己瞎编的,和现实真人无关,抽鬼牌的过程也不一样,不要信,不要信。话说我居然开车了,虽然只是点肉渣。但是今天出碟我高兴啊~

 

大野磨磨蹭蹭地走进抽鬼牌的小隔间,心跳的飞快,一想到这次和松润一组抽鬼牌,他心里就有点发毛,松润是谁,是那个传说中的欧皇啊,再加上那次生日过后一直和他黏糊在一起,他只要一点小动作就会被松润猜个正着。

环顾四周,其他两个嘉宾也不像是会轻易输掉的样子,散发着一股必胜的气场。牙白啊这次进决赛的肯定又是自己了,一想到这里大野的气场又弱了几分。

松本润斜靠在座椅上从容地喝着水,大野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软软的黑面包一脸沮丧,连平日里鱼尾似的可爱眼尾都下垂了,“就那么不想输啊”松润摸着下巴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场外的主持见松润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添油加醋的说着“松本桑已经开始思考对策了,看来斗志满满啊!”,松润听见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游戏有什么重要的,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样能把自己的小宝贝逗乐。

大野看到自己的牌的时候就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的差。松润盯着大野微微颤抖的嘴唇就知道,这是他紧张时常有的小动作,鬼牌肯定在这个人手上。要不是现在还在录制中,真想对着那个亮晶晶的嘴唇一口咬下去。

随着游戏的进行,大野发现不管自己怎么抽卡,手里的鬼牌都丝毫没有要移动的迹象,偷偷抬起眼角看向松润,只见那人一脸悠闲游刃有余的样子,笑得暖意融融,果然已经知道所有人手里的牌了吧,只剩自己暗自担心。

松润察觉到对面小心翼翼的目光,抬眼看去,大野耷拉着眉毛闪烁的眼睛像要哭出来,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把鬼牌送出,情绪暴露的也太明显了,这样下去自家宝贝要输啊,怎么办,自己的小可爱不开心了,虽然这个样子也很诱人,但是总得想办法让他赢一次。

这样想着,松润趁着大家专注于看牌,默默挪过脚,踩下了脚边的交换按钮。色子从管子上落下来在桌上打着转,大野紧张的盯着不断变换的色子心里祈祷着,不管是谁求求他把鬼牌换走吧,不知道真的是大野的祈祷有了效果,还是松润的欧气影响,大野手里的牌就真的换到了嘉宾手上。

大野拿过嘉宾递过的纸牌,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一脸得意的小表情,还朝着松润大着胆子撅了噘嘴,“这个小妖精”松润抬手摸了摸微烫的耳朵。但是大野的好运来的快去的也快,因为换牌时把牌好换不换换给了自己的上家,这下还要胆战心惊得抽牌,大野一个晃神,鬼牌来了个物归原主重新回到了他手上,一来一去,最后手里还有牌的就剩下自己和松润了。

完了,以松润的手气肯定能赢。大野不情愿得伸手把纸牌立在松润面前,努力藏起自己的脸不想暴露自己的表情,但是松润并不打算这样,“你不看着我吗?”带着磁性的命令语气,让大野吓得浑身一抖,只能硬着头皮抬起头来看着松润闪着星光的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做多余的表情。

松润的手在两张卡之间徘徊着,大野的眉毛一会儿扬起一会儿垂下,一边看看左手边的卡一边抬头用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看松润,好像在求他把那张卡抽走,松润心神领会也不犹豫拿走了大野左手上的鬼牌,还故作无奈的用小奶音抱怨几句。

最后的胜负就在于大野能不能从松润手里避开鬼牌了,松润含着笑意把卡放到大野眼前,大野带着一点狐疑,伸手碰碰其中一张,松润只是回答了一声“はぃ。”换到另一张卡上,松润同样点点头答了一声“はぃ”只是这次一边的眉毛好像翘了翘,犹豫了一番大野咬牙抽走了松润表现更明显的卡牌,翻开一看,竟然成功凑成了对!

“呜哇!”大野顿时脸上开了花,心里的紧张瞬间消失殆尽,松润看着开心得四处拍手庆祝的大野,也跟着笑出了声,终于把这个宝贝给抖乐了,不过他那么辛苦的帮他晚上可是要向大野要点补偿才好。                                                 

这是辆假车
(链接里的文,手机排班贼难看,下次研究一下怎么变好看,这次就将就吧,托腮。)

评论 ( 9 )
热度 ( 41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