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抖S番长的礼物·上

※ooc

又到了年末,11月的天气算不上太差但也不能说好,这已经是个需要勇气面对寒冷的季节,大街上永远刮着冷冽的风,不管穿多少,都觉得有些刺骨。大野智和街上的肃杀隔着厚厚的大楼墙壁和暖气,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依旧提不起精神,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冷。

大野智失落的原因其实很容易找到,只要顺着他宠溺关心的眼神,就可以找到一个忙到不可开交的松本润,不得不承认,这种眼神从没有属于其他任何人,大野智曾经试图隐藏自己过于炙热的眼神,但是他发现这并不可能,注视着松润七扭八弯的身影时他的心就莫名的膨胀开来,带着化不开的爱意与在乎。

他觉得松润不是感受不到他的眼神,但松润刻意的冷淡让他觉得,不如不知道。

“欧吉桑,节目要开始录了,快点把你的魂收一收。”二宫在大野肩膀上的重重一拍,让他迅速的收回了思绪,交岚的录制快要开始了,重新调整好表情走到座位前坐下,看见二宫在一旁冲他抛了一个wink,好像在说“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今天ohon桑又没有抢答,是不是不在状态啊。”吉村一边主持一边注意到大野好像没什么精神,以往在抢答的时候还会做些反应,今天就连抢答都懒得动了。

“嗯?我已经说了好几句了。”大野智皱了皱眉表示自己已经努力了。

“搞什么,ohon桑你光重复我的话了好吧。”一旁的樱井看着无奈的大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野不好意思的笑着,用眼角偷偷瞥向坐在一边的松润,但是那个人只是认真的在思考食评根本没有注意他。

笑容格式化的凝在脸上。

一天繁琐的工作终于要告一段落,送走了嘉宾回到乐屋,几人正在热烈的讨论什么话题,大野凑上去一听原来在说礼物的事。“ohon桑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嘛,我都不知道要送你什么了。”二宫揽过大野亲热地说。

“ohon桑有什么想要的么?”相叶在一旁凑热闹。

“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大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本来就是个欲望很少的人,要说想要什么礼物,一时间还真想不到。

“我们现在其实送什么,都可以自己买到吧。这样就没意思了。”樱井也充分表示了自己的忧伤,“我衣柜里现在全是迷彩。”

大野一时间没有应声,他偏偏就有那么一样东西,有再多的财富再怎样努力再如何渴望,都不会属于自己。

“我还是想休个假去钓鱼,我想钓到金枪鱼fufufu。”(最后愿望原来是逃到海上没有人的地方去。)大野其实私心里是说给松润听的,他小心的表达着自己的愿望和不满,想要引起松润的注意但是又不敢惹恼他,一直小心翼翼。

“还去钓鱼,你看看你皮肤,能不能好好工作。”果不其然听到钓鱼,松润严厉的眼神一下射了过来,大野有点委屈巴巴的点点头,“哈哈哈哈,被凶了呢ohon桑。”相叶丝毫没有察觉空气的尴尬,依旧情绪高涨,“讷讷,下次要不来个leader生日专场,我来策划!”

“后面几期的嘉宾都已经请好了,你就别添乱了。”又是一盆冷水。

“嘛,那也没有办法,但是做个开场talk也好啊,怎么样。”相叶是谁,松润这点抖S还浇不灭他的天然。

大家说笑着,在门口一一道别,大野智在门把走后缓缓收起笑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风太冷,他突然湿了眼眶。

松润耐不住寂寞,出了大楼就约上了二宫一起去他家喝酒。“J啊,你最近怎么对satoshi那么冷淡啊。你看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你就别批评他了嘛。”半醉的二宫也没了什么顾忌,直接就帮大野智问了出来。

“也不是故意冷淡嘛,我一不理他,他就会跟在我后面一直叫我名字,我就想听听那个声音嘛。下次生日给他补回来就是了。”松润红着脸回想起大野智追在他身后,软软地叫他“润君”,他的心都要化了啊。

“噗,你就是个抖S嘛!”听到这个理由,二宫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原来大野智每天的忧伤都要怪在他那几声“润君”身上啊。

……………………………………………………………………………

11月25日23时55分

手机的光映在大野脸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跳动着,再过几分钟就会有成堆的祝福信息涌来了,他期待着在这成堆的信息中,有一条带着MJ特色的祝福。

二宫的信息准时在26日的零时传来问候,然后是樱井,相叶以及数不清的朋友,大野一边读着一边一一回信,但是那一条自己最期待的信息迟迟不来,果然还是厌恶他了吗,因为他虽然是leader但其实什么都不会,节目上还沉默不语给大家增加了负担,果然被彻底讨厌了,连祝福短信都已经不会发来了。

大野智不知道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出门的,明明是自己的生日,明明放了少有的两天长假,明明要出海调梦幻的金枪鱼,但是他却只想逃开这一切。

好不容易带着渔具来到码头上,太阳刚刚从海岸线升起,透过清亮的空气不带半分杂质,是个出海的好天气,这样想着大野智朝着船长的船走去。

“欸?”忽然大野智停住了脚步,前方熟悉的码头上一个七扭八弯的背影正在风中站着,那个背影实在太过熟悉但同时又让他感到害怕,难道是自己实在太想念那个人,出现幻觉了么,那个松润怎么可能大清早出现在码头。

“你要在那站到什么时候,还想不想要出海了。”松本润早就发现了站在自己背后的大野智,不说什么,那种他才有的海的清爽的气息早就暴露了他自己。

“润,润?!你怎么在这里?”大野智听到熟悉的带着奶音的声音,满脸的不可置信,说话的声音都不禁抖了起来。

“你的船长告诉我的。你不是要去海钓么,今天钓起的金枪鱼就算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了哦,ohon桑~”松润看着受到惊吓的大野智,软得像只小猫,忍不住伸手一把揽过大野,故意拖长了尾音逗着大野。

真是受宠若惊。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