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 | The Ribs .1

The Ribs 肋骨

这是篇旧文,可能很多人已经看过了,重新拿出来修改了一下,之前写的时候比较匆忙,这次努力把故事填充完整,慢修慢放,缓慢更新。

因为是连载,还蛮希望可以有评论一起讨论剧情什么的,来不要脸的求评论www

*吸血鬼润×人类智

————————————

1.

他们夺走了光。

 

只有隐约的囚笼的形状和冰凉的触感,在黑暗中氤氲,空气因潮湿而夹带着苔藓的咸腥,亦或者是血和铁锈的味道,大野智并不很知道。

 

身边一同被抓的十几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让原本并不清新的空气,更加混浊,粗重的鼻音带着哭腔、愤怒与恐惧。

 

坐在石壁的角落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但大脑里还是不断浮现出书上的名词解释。

 

吸血鬼,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期出现,拥有超越人类力量与生命力的吸血生物,以杀戮吸食人类为乐,残暴、嗜血、贪婪是他们的天然属性。

 

自人类发现他们的存在以来,吸血鬼就抛弃了自己原本隐藏生活的习性,他们的强大足以登上舞台与人类对峙,世界变成了黑白分明的两半,一半是强势的捕食者一半是逃窜的猎物。

 

晨间新闻的新闻主播每天都在播报失踪人口,各个城市仓皇筑起的高墙勉强给人们一个心里安慰。

 

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大野智暗想。

 

自己只是在晚上忍不住嘴馋,跑去街上买一个草莓蛋糕,就被伪装成店员的掠食者带到了墙外城堡的地下。吸血鬼守卫拽过的手臂,至今还能感受到寒意,一开始被赶入水池,手忙脚乱得在微弱的烛光中换上的白色麻布囚衣,挡不住一丝冷风。

 

可能是几百米,或者几千米,是他离光的距离。

 

认真思考了面对成群的吸血鬼要做什么样的表情,当牙齿穿过动脉会是什么感觉,死亡前回顾人生的走马灯是否存在。

 

大野智暗自责怪书籍记载的事例太过稀少,导致他现在一无所获,负气得跺了跺脚把空旷的声音踢得很远很远。

 

穿着执事燕尾服的吸血鬼快步走着,古城堡里贵族的宴会正是高潮,才进行到一半奢靡的醉意便已浮现在来客脸上,高耸的塔尖圆厅一如既往得灯火辉煌,对于此时沉浸于歌舞欢愉的贵族纯血统们来说,倒是恰到好处。

 

“感谢各位前来参加聚会,陛下给各位准备了新鲜的血源,还请各位随我前往挑选。”执事的话引来一阵欢呼,女王选出的血源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好的佐餐。

 

“无聊,原来是这个事。”松本润无意识得舔过自己尖锐的獠牙,看着杯中深红色的酒精在晃动中逐渐混浊,皱了皱眉,不等通报人说完,就想起身离开。

 

“润,你多久没有喝血了?”还没等他跨出一步,女王带着威压的声音从门庭深处飘了过来,松本润只能转身向女王跪膝行礼。

 

“我不需要肮脏人类的血液。”垂着头微卷的长刘海遮住了松本润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300年,距离上次我给你的赐血。”女王的语气总是平淡的,轻缓如薄纱,但在座的每个吸血鬼都能感受到,她生气了。

 

“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你知道的,润。”

 

“是陛下不惜将亚当的血统赐予润,这份荣恩,润永不会忘。”

 

“那就不要任性。”

“是,陛下。”

 

2.

大野智跟着人群一路低头走着,脚已经冷得麻木,锁链拖曳在石砖上在长廊上久久回响,吸血鬼卫士和执管人一路催促他们向上。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吸血鬼们总是喜欢带着年代感的东西,就如他们依旧热爱中世纪古堡一样,不带一点人情味,不过吸血鬼也不需要人情味,他现在有点怀念家里刚刚暖好的被炉。

 

突然被推入刺眼的灯光下让大野智睁不开眼,干涩的眼睛差点流出生理性眼泪,但是他并不喜欢和其他人一样表现出来,哭喊让他觉得柔弱且这并不有用,有人开始轻声啜泣,有人不甘得拽着锁链怒吼,换来的不过是几声嘲讽的笑。

 

所有人每天都会熟练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大野智还曾在心里同情过,那些在菜单上像妓女一样卖弄着想把自己卖出去的菜品。

 

而现在他自己就是,哦,有点不一样,至少他不想被选中。

 

松本润负手懒懒得看着同伴争相挑选,此起彼伏的哭嚎声消磨他最后一点耐心,一眼扫过人群,目光在队伍的角落停了下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安静的站在那里,不哭也不闹垂下的睫毛阴影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似乎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命运,一脸超然。

 

“就要他。”

一个低沉带着吸引力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吓得大野智微微颤抖了一下,还来不及抬头,就被人蒙上了眼睛送往未来主人的领地。

 

没有预料中地下室的气息,反而有股淡淡的清香萦绕在身边,大野智大口呼吸着干燥舒适的空气,壁炉里闪烁着带着暖意的火光,偶尔发出木柴裂开的细碎声响,一旁的矮柜上甚至还放着一盆绿植,几乎不是一个吸血鬼会喜欢的风格。

 

正当他努力认清自己的状况时,一个高大人影在仆从的指引下推门而入,精致的小牛皮靴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面前。

 

“名字。”依旧是那个带着磁性的声音。

 

“欸?”大野智有点愣住。

 

“给我抬起头来。”没等大野智反应过来,就被一旁的仆人强行掰起了下巴,下颌骨被扣得发疼。

 

绛紫色的眼眸一瞬间映入眼帘,像是落日时沉淀在地平线的最后一点色彩,不带一点温度的视线犹如利刃,深刻的眼廓高挺的鼻梁一抹浓颜,过分白皙的肤色衬得血红的薄唇尤为艳丽。

 

松本润俯视了大野智许久,他有些惊讶,从来没有谁敢于直视他的眼睛,除了这个人。

过于清冽的眼神让他竟然有了一丝恐慌,“我问你,名字?”松本润对着大野智蹲了下来,这个人已经盯着他五分钟了,没有丝毫动摇。

 

“大野,大野智。”突然凑近的距离让大野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所有物,或者说,食物,你明白什么意思么。”

 

“嗯,大概……明白。”天啊,明白什么?大野智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浆糊,体力流失后的困意正在袭来,他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漫长的等待与被抓后的高度紧张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不要企图逃跑,不过人类最擅长的大概就是这个了吧,而吸血鬼大概最擅长把尸体埋进花园。”松本润眼神示意一旁的仆从递过一卷牛皮卷,“想要活下来,你最好把每个字背下来,”

 

“那个……”

“人类,你还有什么愚蠢的要求。”

“有衣服么?这个穿着有点冷啊。”大野智蹲在角落可怜兮兮。

“你不需要,背后就是床,你可以选择在那里度过晚上。”

 

松本润并不打算在这个人类身上花费太多时间,吱呀的关门声把大野智欲言又止的话也一同关在了门内。

“欸?我还没问你名字呢。”些许不满得撅了噘嘴,暗自嘟囔,对方走时抛下的威胁并没有战胜席卷而来的睡意,烛光时明时暗跟着晚风晃动,催眠曲般引人入睡。

 

拿着牛皮卷爬上柔软的床,羽毛般轻软的质地没有半点想象中的霉味,反倒暖意更甚,不过大野智也没有多少惊讶,一个会为了自己的盆栽而主动接触阳光的吸血鬼本身就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他甚至没有做噩梦的机会。

 

3.

“所以你说他们抓走了谁?”

 

城市中心高楼之上的书房里还亮着灯,比凌晨的路灯更刺眼,明明屋里开着暖气站着的人却不住得冒着冷汗,山本勘助坐在紫檀木椅上敲着节奏,好像在无关紧要得倒数着对方活着的时间。

 

“大野智。”汇报的男子默默吞了口口水。

“我之前怎么说的?”毫无波澜的语调却暗藏着风暴。

“您说如果大野智不能成为我们的人,就不能让他存在。”

“那现在呢?”

“他拒绝了我们,还……还被吸血鬼抓走了。”

 

远处教堂敲响了钟声,回荡在微凉的薄雾中愈发邈远,男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书房的,长老会的怪物从不会对自己的猎物松口。

评论 ( 24 )
热度 ( 45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