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模特/雅润)莞花

唔,本来是因为实习结束了超开心,准备写的车,今天我饼 @月饼double 成绩出来全A,还有我轲 @岚轲 考过了科目四,那就大家一起吃口肉庆祝吧。
我真的不会写车,要是有bug还请原谅
今年估计都不会再写车了,嗝~

*花吐症衍生梗,暗恋会从尾椎骨长出花,会有花期,生长时会有剧痛

*雅润 ooc

——————————————

街灯随着西沉的太阳盏盏亮起,青红黄绿的混乱色彩裹入喧嚣的空气中,把普通的夜景调和得光怪陆离。

纷杂交错的街道如同这个城市的血管,形形色色的人变味的故事陈杂的感情,都涌动着,拼命从腐朽气息中证明一种生命力。

也难怪这种病会蔓延开来,有无畏的人还把肩头的花暴露在灯下,像徽章一般无声炫耀,不过在他眼里不过是种挣扎。

他就是个看客,带着一点感同身受。

 

楼下的情侣正在拥吻,从高楼上望下去,他们交叠的身影难分彼此,“他们身上会有花么?”松本润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自我反驳着,怎么可能,他们都在一起了,那些无处可去的花只会和同样无处可去的人相伴。

像他一样的人,才把身体也变成花田。

但是他又罕有得与众不同,没有机会注意到自己爱上了谁,就在某天就被命运判定为不合格的暗恋者,他连在他尾椎骨恣意生长的植物是什么也不知道,那还没有抽出花穗,翠生生的伸着满是生命力的绿叶。

手机联系人列表上众多的名字闪烁着,其中不乏可以互相谈笑风生的异性,多少喝过几次酒多少可以称作好友。

他尝试着每天约人出来,以不同的名义在不同的酒家聚餐,不是没有过期待,希望哪一个晚上在遇到哪个对的人,背后的绿芽会开出花来,好让他结束恼人的煎熬。

时间没等他弄明白就匆匆而过,酒会上背花一次也没有过反应,连日常的微痒都没有,倒是每星期的番组录制时疼得厉害,每次当他注视某人的时候。

 

“Sho桑你有没有觉得最近J有点奇怪啊。”二宫看着松本润再次冲出乐屋的背影说到。

“嗯?确实有点奇怪啊,他居然开始吃香菜了。”樱井一边努力往嘴里塞着荞麦面,一边一副煞有介事得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说的才不是这个奇怪!你有没有发现最近J中途出去的频率也太高了。”二宫半开玩笑得踹了樱井一脚,“在录节目的时候也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我看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欸,润酱怎么了?”一旁刚刚回过神的相叶突然凑过头来,菱形嘴张得老大。

“你还问,你不是最知道么。”

“我?我知道什么?”相叶被二宫问得一愣。

“录节目J在你旁边站会儿之后保定会去厕所,之前还来找我换站位,你想想你到底干了什么。”二宫狠狠瞪了一眼呆住的相叶,自己对这个弟弟可是好好看着呢,一点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我什么都没干啊……润酱不会讨厌我了吧?不会吧!?”

相叶的哀嚎穿透了乐屋,绝望程度怕是不亚于刚刚跑去洗手间的那位的心理活动。

 

好不容易忍到厕所,站在镜子前扭成奇怪的角度扒着衣服瞧了半天,尾椎骨上的藤蔓正一点点往上攀附,从皮肤深处透出一抹淡绿,配上他白皙的皮肤倒是一枚绝佳的纹身。

不过那感觉却不怎么好受,好像真的有花茎透过皮肉在脊骨上扎根,蚂蚁啃噬的酥麻混着尖锐的刺痛,平时只能往上喷一点利多卡因氯已气氛剂(一种冷却剂?类似于云南白药吧)才能抑制一下。

丛生的叶茎中微黄的花穗冒出头来,努力着想要开花。

想到等会儿还要上节目,松本润草草整理好衣服就赶回乐屋,刚走到门口就被staff通知准备上场,屋内一度混乱的场面他也就无从知晓了。

 

因为今天的嘉宾对花语有着特殊的兴趣,节目组顺势做了相关的特别策划,摄影棚里早早整齐摆放了各式花束,在灯光下晕染出绚丽的色彩。

“啊,这个你们有人认识么,我觉得你们肯定不认识。”嘉宾兴奋得介绍着各个花束,还不时加些娱乐效果,逗观众一笑。

众人跟着嘉宾的指引看去,一株不起眼的绿植孤零零得呆在队列的最后,与前排的众花相比显得尤为普通,“这个?这个不是草么,staff桑没有搞错吧。”相叶顺势打着哈哈开玩笑道。

松本润却看得背后一阵凉意,太像了,和生长在他身上的那一株。

“这个啊叫莞香,可是相叶桑的生日花哦,是教会献给圣姊妹的花,它的花语是礼物代表了美丽性感温柔体贴,绝对是送给恋人的首选。”

不敢相信,但又千真万确,当相叶喊他润酱的时候,是花开的感觉。

“欸——原来是这样,那以后我送花就挑这个送!”

不由自主得盯着穿梭在花束间的相叶,笑得那么开心,紫丁香的花叶划过发梢和黑发很配,那个人就这样抱着莞香蹬蹬跑到他身边,哈哈哈笑着搭过他的肩膀举起花,执意要让他闻闻藏在叶中不起眼的黄色花穗。

“没什么味道啊,你自己闻。”不经意地退后躲开相叶的手,不忘假装吐槽。

他早该注意到的,自己对相叶是什么感情,一直以来的自我欺骗筑起的屏障终究碎成尖锐的碎片,肩胛骨烧灼起来提醒自己,原来你有那么喜欢眼前这个人,喜欢到骨髓深处。

 

相叶知道松本在躲他,这让他一时间手足无措。

他喜欢松本润,不是团爱不是兄弟爱,是对恋人才敢流露的爱意。他知道这一切都无法说出口,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和动作,只想用最温柔的目光看他笑,只想靠近他站在他身边。

回到乐屋松本已经早早回家,只剩他一个人在磨蹭着收拾东西,回想起最近松本对自己的态度,或许二宫说的是对的。

或许自己的感情已经被发现,对方知道时该是什么表情,厌恶?嘲讽?惊吓?肯定很抵触吧,有一个喜欢自己的门把还不得不一起工作……他不敢再想下去,或许远离是对方的温柔……

“相叶!相叶!你在想什么,赶紧给我回神!”二宫气喘吁吁得冲进乐屋,一手打上相叶失神的脑袋,把他从想象中拉回来。

“欸?nino你还在啊。”摸着发疼的脑壳,这一巴掌打的真不轻。

“我刚刚去洗手间了……等等,我问你,你到底对J什么想法?”二宫一眼对上相叶逃窜的眼睛,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三人从小一起走来,这两人的小心思他恐怕比他们本人都清楚。

“什么想法?我,我能有什么想法……”

“你最好给我说实话,你要是真没什么想法,你就给我离J远一点。”

“我,我要是有想法呢……”被二宫一把拽住的衣领让相叶喘不过气来,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叫没想法就要远离?

“你总该清楚这是什么。”

递到眼前的手机屏幕闪烁着,尽管上面的图片有一半都是洗手间隔间的门,但另一半还是清晰而刺眼,松本润脱下T恤背对着隔间,背上莞花完全展开来黄色的花穗就如同摄影棚里那株一模一样。

“……松润背上开的?”相叶喉咙一紧,暗恋者会在背上开出暗恋对象的象征花,刚开始只是在尾椎骨发芽,在和对方接触时间长了,花芽就会生长伴着疼痛,如果最后没有被治好……

“你说呢?”

“我这就去找他。”暗了暗眼神,拿过一边的背包向二宫点点头就转身而去,快走到最后变成了跑。

 

整个背脊都在叫嚣,他几乎可以听到莞香生长的声音,细碎得吱呀作响,草草冲过澡在客厅拿了酒悉数倒进胃里,靠着酒精暂时麻痹疼痛,半睡半醒间门外响起一连串的敲门声。

“润酱,你终于给我开门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相叶?”好不容易起身打开门,松本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幻觉,相叶正站在他家门口抱过他的脸一阵乱摸。

“你来干嘛?”

相叶不等松本让开一个跻身就溜进了客厅,“润酱,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带了药哦。”蹭到松本一旁笑着说道。

“我才没生病,你在胡闹什么。”尾椎骨要烧起来,脚步浮了浮。

“那你背上的花是什么情况。”相叶止住笑意强行扶住松本,不让他有逃开的机会。

“谁说我背上有花。”松本被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看不到相叶什么表情,心里无尽的恐惧蔓延开来。

“你给我转过来!那你说这都是什么!”相叶气得跳脚,径直拽过对方后方的衣领一扯,原本就松垮的浴袍瞬间就滑下腰际,漂亮的肩胛和腰线都暴露在灯下,带着莞香的绿意。

背后陌生的凉意让松本一愣,久久回头说不出一句话,相叶也明显被自己的动作吓到了,呆在一边。

“润酱……我……”

“相叶雅纪你到底想干什么!”背上的疼痛让松本磨灭了耐心,大步上前拧起对方的衣襟,相叶一个踉跄往后一倒,没站住脚的两个人瞬间砸向一旁的沙发,压在相叶身上的手肘撞到沙发角有点发红,但是他并不想管这些。

“我不管是谁告诉你的,现在你看到了?是啊,你的生日花,你也知道什么意思吧。所以你是来干嘛,来安慰我还是怜悯?实际上很恶心吧,不情愿就不要假装温柔,我不需要!”

相叶抬头仰望着生气的松本,对方额前过长的刘海落下来,有几根拂过他的脸微微发痒,太近的距离让他忍不住屏住呼吸,那双原本闪光的眼睛里有那么多的失望。

他也很生气,生自己的气,明明那么喜欢他了为什么不选择告白,明明那么喜欢他了却没注意他身体的变化,明明那么喜欢他了却让他那么受伤;他还生松本的气,为什么不告诉他病情,为什么对他自己那么没有信心,为什么就猜不透他那么明显的喜欢。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就干脆吻上去。

伸手捧过松本悬在面前的脸庞,唇瓣相触碰的时候感觉是那么微妙,柔软得带着甜涩的纷杂的味道,没等相叶体会,一个晃神嘴角就被咬出了血痕,松本的拳头就差点糊上他的脸。

“等一下,等一下!先让我说句话!”

“你说吧。”

“我喜欢你!不,不对,我是爱你的!”

“……”

“我说完了,你打吧。”

喊完,相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闭着眼等着拳头,可躺了半天没见一点反应,悄悄睁眼看去,松本几乎要伏到他的身上,额头因为疼痛渗出汗来,伏倒的背让他亲眼见证了莞花的盛开,好像真的是血肉灌溉出的生命一般。

“润酱放松,我在,没关系的。”起身小心翼翼地抱上抖得厉害的松本,悄悄试着伸手摸过腰际掀开内裤边按上了尾椎骨,指腹与过分敏感的尾骨尖擦过,引得松本浑身一颤。

“相叶 雅紀 !”松本抬头狠狠得瞪了对方一眼。

“する?”

“……刚刚的话,你给我再说一遍。”气得牙根痒痒。

“刚刚什么话?する这句?”

“不是!你还真是有自信,我就一定喜欢你?”

“那当然,因为我有那——么喜欢润酱嘛。”

“那真是算你运气好,猜对了。”
如果链接挂了,请评论告诉我😂
有人能教我印象笔记的用法么

评论 ( 18 )
热度 ( 47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