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喜欢你这件事

好久没更新,但是莫名的在涨粉,瑟瑟发抖,谢谢大家喜欢。
就是一对小情侣吵架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话唠。
恶P×AD 老题材     
配合主业内那篇《在你身边》食用更佳
最近忙得神志不清,要是文中表达混乱……我也没什么办法,欢迎捉虫

——————————————

“这此节目要加入新企划,大家在准备的时候把道具再检查一遍,不要出什么差错,还有……”

会议室前的人还在滔滔不绝得讲话,大野智盯着PPT思绪转眼飞得无影无踪,今天早上这个人还赖在床上拿没有set的头发蹭他的脸,用甜蜜蜜的小奶音冲他撒娇,一顿早饭的功夫,就又变回了梳着大背头拧着眉教育新人的松本PD。

不论是松本润这个人的存在,还是他们的恋人关系,都让他觉得费解和虚幻。

“欸,O酱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松本P都不找你麻烦了,你是不是找到什么不让松本P生气的诀窍了啊。”一旁的同事戳了戳大野智,压低了声音讲小话。

“有么?”

“当然有啊,你不知道前两天刚转进组里的小葵被骂得多惨,你倒是好久没被叫去办公室了。”

“可能吧。”同事投来羡慕的眼光,期待下一秒对方能说点讨好上司的方法,但是大野智只是砸了砸嘴就没了下文。

诀窍?凭他对他的喜欢?大野智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松本润,那个人站在那里就自成风景,严格克己下有着颗柔软到不行的心,被傲娇隐藏在秘密的角落,所有人眼中的完美先生。

而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小AD,做事向来迷糊不清,不认得今天的大牌嘉宾也不知道明天的娱乐头条,上交的报告从没有一次通过的机会,瞌睡和猫背如影随形。

两个人是如此的不同。

所以,松本润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大野智在同事疑惑的眼神里甩了甩头,好逃开盘旋在脑海里的问题,这样的世界难题怕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幸好现在他们在一起。

“Ohon你又在开小差。”讲到一半就看见角落,那颗不安分的脑袋正晃来晃去,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对着他打哈欠,松本润忍着宠溺的笑意故意敲了敲桌。

 

终于回到自己位置的大野智在小小的隔间里,无聊得转着靠椅玩,会后大家都好一阵忙碌,只有他闲得发慌,手头仅被分配到的报告也已经被某人修改的毫无破绽,对方也没有请他去办公室喝茶的意思。

正想着,过道上忽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大长腿正扭着猫步朝他方向走来,一个激灵登时在椅子上做好,扬起头望着,但又怕太明显被发现,只在隔板上露着双亮晶晶的眼睛。

对方却脚步一转,停在了他斜对面小葵的位置,听文件夹砸在桌上的脆响下,伴着熟悉的严厉责骂。

“你看看你做的什么后备工作,planB根本没事实际可行性。正番要出了问题你拿不出解决方案,我要你全权负责。”

“不准哭,给我憋着。今天下班前交不出我满意的解决方案,给我回学校重读大学。”

站在的小姑娘低着头不住得擦眼泪,吓得一声不吭浑身抖得厉害。

啊啊,当初自己也是这么被骂过来的啊,好久没有被松本P叫去办公室训了,想想竟然还有点失落,你看看人都过来了就是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松本润刚走进办公室就感受到了角落,那个暗暗期待的小眼神,但是他现在还是工作时间,要是现在分神,心一软就没办法继续批评下去,这样可不行。

焦躁得拿皮鞋蹭着地,强忍着不断想往后飘的眼睛,啧,恋爱啊就是让人不由自主。

 

“O酱,已经下班了你不回去吗?”

“欸嗯,我还要等会儿,有点事。”,

伴着简单的道别,同事们纷纷走出会社大楼消失在人群,窗外传来一阵喧闹,放学后的学生们携着同伴,在便利店吃着烫口的关东煮,逐渐亮起的街灯染出暖人的烟火气。

“在想什么呢。”

松本润紧赶慢赶终于做完了手头的一点工作,走进隔壁办公室时,大野智正一个人坐在窗口,支着手数楼下经过的车,办公室没有开灯,正好可以让橙黄绛紫的夕阳染上每一片浮尘,微驼的背影小小一团泛着光,是他小小的恋人。

“天气冷起来了,窗开那么大小心着凉。”

轻手轻脚走上前关上窗,摘下自己的围巾给对方围上,大野智趁着松本润帮他理领子的空隙,转头笑着拉过那双指骨分明的手捂进自己的口袋。

“走吧。”松本润任大野智玩着他的手指,一边朝电梯走去。

“晚上想吃什么?”

“烤苹果派~”

“はぃはぃ—。”

 

苹果的清香吸引着味蕾,大野智陷在沙发里埋头嚼着,茶几上还放着烤得恰到好处的小牛排。

“不是说好了要先吃主食,最后才能吃甜点的么。”松本润端着刚煮好的意面顺势坐在沙发边上,拉过一旁在工作电脑点开了文档。

““因为苹果派真的很好吃嘛。””大野智故意挤到松本润跟前,贴着对方。

忍不住被对方幼稚的做法逗笑。“你这样我都看不到屏幕了。”

“你还在吃饭呢,一边吃饭一边工作对身体不好。”

“木村虽然下班之前把报告交上来了,不过还是太年轻,我还得帮她改改,现在不做就来不及了。”松本润推了推眼镜把电脑挪得更近了。

他的生活总是被工作霸占得密不透风。

“木村?哦,是小葵啊,你今天早上还把人家骂哭了呢。”大野智凑上前往空不出手的松本润嘴里塞进一大块肉。

“不骂不行,这样才能让她赶紧成长起来,我这不最后还是放她回家了嘛。”满口的面和肉连说话都带着一种黏着。

“你看你把自己忙成这个样子,还是让我来做基础准备吧。”

“不用啦,木村是庆应毕业马上就可以上手了,你不用担心的。”

来了,最近一直不让自己帮忙,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庆应毕业高材生,不是自己可以比的。

卷面的手抖了抖,好不容易卷在叉子上的面又滑回了盘子,一旁松本润敲击键盘的声音灌进耳朵里,让他好一阵紧张。

大野智觉得自己是个足够木讷的人,但现在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揣测松本润的心思,被放置的失落感无力得浮上来,氤氲了眼前的玻璃晶体,松本润看他的眼神是喜欢的,但他并不确定那种喜欢可以持续多久,他实在没有太多足够让人喜欢的地方,就连一点小小的工作……

自暴自弃的自己。

“吃完了?碗放着吧,浴室的水已经烧好了,赶紧去洗澡,早点睡。”松本润并没有意识到大野智的沉默,继续碎碎念着嘱咐道,“最近台里要上一个大投资的项目,我最近会一直很忙,之后几天可能都不回来吃饭了,你要乖乖早点休息啊。”

盯着那双桃花眼下发青的阴影半晌,大野智端着碗跑去厨房兀自洗了碗,“润kun你也要早点休息,要不然又要发烧了。”

“知道啦,你快去。”

拉了一半的窗帘外,对面原本满楼的灯火也一盏盏熄灭,是该到了入梦的时候,谁与谁相拥而眠上帝也猜不透。

 

一大早刚到办公室松本润就被人叫去了会议室,大野智慢吞吞挪到自己的小隔间,放下腰包准备整理仅有的几份文件,隔壁美工组的吉本就冲了进来。

“O酱,你快理理东西,我们那把你的办公桌都准备好了,快跟我过去吧。”吉抢过还在对方手里攥着的腰包,一脸兴奋。

“欸?什什么情况?”大野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有些不知所错。

“你还不知道吗?松本P昨天答应把你调到我们美工组了,我求了那么久,这个大魔王终于肯把你给我了。”

他昨天什么都没说,明明在一起。

被嫌弃了,被送人了。

大野智越想越委屈,难怪昨天说什么都不让他帮他,原来早就有打算了,美工组离他办公室那么远开会上班都不在一块儿,这到底算哪门子喜欢啊。

趁着大野智发愣的间隙,吉本大手一挥美工组几个兄弟把他桌子一端,抬到了自家地盘,摸着口袋里被迫和松本润签订的“大野智借用协定”,笑得一脸奸诈。

晚上松本润就如他所言直,到凌晨2点才带着冲鼻的酒气回到家,半睡半醒的大野智听见黑暗中疲惫的脚步声,没有来由的生气。

卧室没有开灯,估摸着大野智已经睡熟了,松本润轻手轻脚得凑过去拉开被角亲了亲额头,带着凉意的呼吸洒在脸上,刚刚长出的胡茬扎得有点痒,本想装睡的大野智实在忍不住睁了眼。

“怎么那么迟才回来。”

“你怎么还没睡着?我昨天不是说了嘛,最近我有点忙。”见自己把人吵醒了,松本润懊悔得皱了皱眉。

“你昨天可没跟我说你把我调到美工组的事情。”大野智一咕噜从床上做起来,睡眼惺忪却也不难看出他满脸的不满。

意识到话题走向似乎不太对的松本润有点呆住,“我以为,你会喜欢美工组的。”

“你是嫌弃我在你组里什么都干不好,小葵确实比我能干多了,嘿,我就那么遭人嫌弃。”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在美工组能做的更好,我也不能留你……”

“你这不就是拐弯抹角说我干不好嘛,松本润你说说我是不是挺没用的,我想想我能说一百个一万个喜欢你的理由,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说喜欢我啊,没理由的是吧,我那么没用的人……”

一晚上的酒精还占据着大脑,小恋人失控的一连串问话把松本润搞得一愣一愣,“因为……你长得好看。”

完了完了,刚说完他就后悔了,看着大野智一脸惊吓的表情,这个对话注定要烂尾。

“因为我长得好看?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大野智知道自己没有发小脾气的资格,他不过一个傻乎乎的小AD,但是今天的他就是想要无理取闹,赤脚不怕穿鞋的,谁怕谁啊,万一这就分手了……那就让他分手去吧,反正这个喜欢来得也是莫名其妙。

“欸,你去哪?!”见到大野智一个鲤鱼打挺抱起被子就往外走,松本润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这是要农民起义的节奏啊。

“现在开始,冷战冷战!”

居然还有战争宣言?烦躁得挠了挠头,坐在空空如也的床边的人抹着脸傻得彻底,安慰?道歉?可是自己好像也没说错什么,说到底对方到底在气什么他都没搞懂,气恼地踹了一脚床头柜,反倒是把脚指踢红了一大块。

不管了,先去洗澡再说。

从浴室出来松本润总算找到点北,打开书房就看见大野智裹在被子里咂嘴,书房那么硬的地板也难为他睡着,小圆脸还带着脏兮兮的眼泪,梦里还哭着打嗝。

伸手想把人叫醒拉去床上睡,但是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想到小家伙要冷战,肯定不同意回床上睡,干脆偷偷趁他睡着抱回床上早上再偷偷把他送回书房好了,他本人作为傲娇不要面子啊。

凌晨没到六点松本润就起了床,办公室还有一群staff等着他,顶着不到四小时的睡眠补来的一点精神,重新把睡得正香的大野智抱回书房,匆匆下楼发车顺便给助理菊池打了个电话。

大野智一觉醒来环顾书房甚是满意,没想到地板睡觉也是蛮舒服的,伸着懒腰走到客厅桌上干干净净,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冷战就表明没有免费早饭等他了。

就在小区门口思考要坐哪班地铁就“碰巧”遇见了开车的菊池。

“O酱,好巧啊,呵呵呵。”菊池一见大野智走出小区就上前打了个不尴不尬的招呼,要假装是偶遇,偶遇是那么好假装的么?菊池心里苦。“O酱你是不是准备去上班,正好顺路我带你一起去吧。”

“哦,嗯好吧,麻烦你了。”大野智还没搞清楚情况就坐上了车。

“O酱你吃早饭了么,我这有刚刚做好的饭团。”

“欸,这是你的早饭吧?你自己吃吧。”

“没没没,我吃过了,这是多出来的,你就吃点吧。”不管三七二十一菊池把便当盒一把塞进大野智手里,开玩笑,这可是大魔王亲手做的饭团,也只有这位爷能吃。

嚼着塞满金枪鱼和小梅干的饭团,大野智总觉得味道那么熟悉,不过作为味觉白痴能让他吃出熟悉的味道就不错了,到底在哪吃过,实在为难他。

 

其实这个时期冷战根本没什么意义。

松本润忙得焦头烂额根本不着家,晚上他到家的时候他已经睡下,早上他起来的时候那人早就已经出门,偶尔在办公室遇见,就瞧见那人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戴上了口罩,眼下的黑眼圈更明显了,偶尔说话也是一句三声咳嗽。

第一天菊池碰巧在小区门口遇见他还说得过去,之后天天偶遇也太说不过去;每天换着口味的早饭都是他爱吃的味道,再迟钝的味觉也不会不明白;书房的地板一点都不舒服,要不是那天晚上松本润半夜被叫去加班,他还真以为自己睡地板不会落枕。

大野智心疼,但是那股倔强劲还没过,说什么也不愿低头。

偷偷趁松本润办公室没人溜进去,把早早准备好的感冒药倒进他专用的杯子里;把熬夜做好的美工道具图纸夹进桌上成堆的文件里;从熟悉的老船长那里要了新鲜的金枪鱼切了薄薄的刺身放进冰箱,好让他一打开就能看到。

两个人兜兜转转,这不是喜欢?

 

谁说只有夏天才会突然下暴雨,冷战的第二个星期,一个主角还在银座某个烤肉店里表演交际,一个主角蹲在家里的落地窗前看倾盆大雨砸玻璃。

阴沉的乌云密密实实得笼罩在城市上方,不经意间灰黑的上空划过一道光亮,随之而来的是少有的响雷,仿佛要把天炸开个窟窿。

大野智正抠着脚忽然想起上次打雷的时候,松本润在家里抱着疯梨在家里乱跑,把电器的插头拔得一干二净,那个人,是怕打雷的吧。

想到这里大野智就有些坐不住,今天肯定又是个酒局,那个人喝醉了再听到那么大的雷声,指不定干出点什么奇怪的事。

烤肉店里嘈杂的人声盖过了室外的一切,直到散了酒局走到门口松本润才发现原来下起了大雨,磅礴的雨势连出租车都已经望而却步,自己喝了酒又不好自己开车回去,不耐烦得压了压帽檐掏出手机找起了联系人。

“润kun!”

忽然大雨里传来一声熟悉的称呼,抬头看去,大野智正撑着把伞深一脚浅一脚从街对面朝他跑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下那么大雨看你湿得,不冷战了?”顺手拽过眼前的小团子,心里忍不住吐槽,那么大的雨出门也不多穿点,那么薄件针织衫挡得住什么。

“打雷了,我怕你……”大野智嘿嘿嘿傻笑着把冷战胡乱混过去。

“你来有什么用,又开不了车,说真的以后你去把驾照考了吧。”松本润无奈得摸出纸巾帮黏在自己身上的人擦头发。

“呐呐,润kun我们干脆跑回去吧,反正都湿了,家离这里也不远。”指了指屋檐外的雨幕,忽然玩心大起,也不等松本润反驳拉起还在自己头顶的手就冲到了街上。

雨砸在身上带着凉意,过密的雨让人睁不开眼,不消一会儿浸湿了全身,松本润把帽子扣在大野智脑袋上大步跑着,脚步忽然变得轻快起来,好像真的能洗去不必要的情绪,只剩下年少时曾经拥有的勇气。

“Satoshi,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了!”

“什么?!润kun你说什么?雨太大,我听不清!”

“我说,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了!不是因为你本身有什么优点我才喜欢你,那都是普通的喜欢,我可以喜欢盆栽喜欢蟹肉奶油可乐饼,但是你是特别的,因为我爱上你的存在,喜欢你的一切才变得合理。”

爱这种东西从来不需要什么具体理由,无关身份样貌学历优缺点,只是你在那里,堪堪嵌进我生命的缺口里。

 

好不容易浑身滴着水进了家门,两人在玄关看着对方一身狼狈笑得合不拢嘴,松本润扔了伞一把抱起大野智就往浴室跑,“快洗澡,别感冒了。”

“欸,润Kun你什么时候把水烧好的?”

“刚刚,手机上就可以控制,你快进去。”松本润手忙脚乱得帮着大野智脱衣服,湿透的衬衫黏在皮肤上让他费了不少功夫。

“润Kun也一起泡啊。”大野智说着就扯掉了对方的皮带。

好不容易坐进浴缸,被雨水打湿的皮肤还透着寒气,大野智也不怕羞故意往松本润边上凑,“润kun刚刚在雨里说了什么?”

“我说,我爱你。”

搂过恋人的肩,两人唇齿相撞交换着冗长的吻,浴缸的水晃动着一下下拍打在胸口,就好像海浪拍打在沙滩上诉说对陆地的爱意。

 

“今天你泡澡居然连三分钟都没坚持住,以前你都可以泡五分钟的。”

“这不都是因为你咬着我不放,缺氧得快啊。”

“那下次泡澡多加个深呼吸练习。”

“才不需要!”

 

 

 

评论 ( 11 )
热度 ( 77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