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模特)驯兽师

动物园总裁润×驯兽师拔

雅润雅,倾向雅润!

第一次写模特,紧张刺激,可能会有ooc

全篇流水账,文笔忽好忽坏写不出想要的效果,不要怀疑,他们就那么突然爱上了,不需要理由的,就当自我娱乐吧。

文中括弧里的话,可能是本废糊的强行吐槽orz

 

 

 

飒爽的天气让相叶忍不住吹起口哨,清晨还带着朝露清新的泥土气,离动物园开园还有一段时间,园区里只有工作人员在匆忙做着准备,他的小猴子也早早在猴园里等着他了。

三个月前他还在非洲大草原追狮子,不过现在他已经被这个日本最大的野生动物园招聘为专属驯兽师,没有了到处旅行遇见新世界的刺激,质朴的安定感到也让他觉得不错。

猴园里已经躁动了起来,错落假山与各种原木支架之间,不时蹿过一抹棕黄的身影,相叶刚套好工作服走进园区,就被突然跑来的小猴抓了一把头发。

“诶!别抢啊!慢慢来,慢慢来!”一个激灵护住怀里的一桶饲料,小猴径直跳到他的背上肩上,伸着长手企图捞得一根香蕉。

饲养员田中走进园区的时候,正瞧见相叶被埋在一群胡闹的小猴中间,只能勉勉强强张着菱形嘴和猴子一起嚷嚷,一人一猴对着呼呼乱吼,貌似还能互相交流的样子。

“呀不愧是有名的野生动物训练专家啊,和陌生动物第一天就能交流呢!”田中不禁在一旁鼓起了掌。

“田中桑,你别笑话我了。它们是在抢我手里的食物呢,快来帮帮我!”

田中还没反应过来,刚刚还在相叶头上的小猴子一把抱上了他的大腿,过于活泼的猴群迅速围住了两人,别说让田中来救相叶了,连他自己都自顾不暇。

“你们,在干嘛?”

和猴子“厮杀”正酣,忽然身后传开一个陌生的声音,混乱中转头一看,一个套着精致西装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皱着眉准备走进来。

“欸!别进来!小心你的发型啊,猴子力气比发胶大啊!”相叶脑补着自己头顶的鸡窝,内心默默对比了一下对方的大背头。

但是男子并没有理会相叶的吐槽,大踏步走到了猴群中间,奇怪的是,猴子不仅没有朝他身上扑反而吱吱叫着逃向了远处,相叶看着身上的小猴一点点散去,惊讶得跑到男子跟前看了又看。

“太神奇了,这群猴子居然都不来扑你,好厉害!是有什么特别的办法么?”

松本润看着不断贴近的相叶,不动声色得往后退了退,注意到一只小猴藏在相叶背后,想要偷偷爬上相叶的大腿,他微微皱眉超对面瞪了一眼。

小猴吓得赶紧撒腿就跑,相叶发现男子突然全身散发出凌厉的气势,脚下一个不稳,就向后摔去。

“小心。”松本润眼疾手快一把拽过还在半空中的人,瞬间随着惯性拉进怀里,带着一股好闻的草木清新的气息。

“谢谢!果然是气场的原因吧,可以把猴子都吓跑,今天多谢了。你也是新来的驯兽师么?穿成这样就进来了,衣服会脏的啦。”相叶超松本润咧嘴一笑,理所当然的把松本润当成了新员工,毕竟他还么见过有什么游客可以直接进饲养园区的。

被猴子揉散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的眼睛,但他的主人毫不在意,像大狗一样甩了甩头,就露出了一双漆黑的杏眼,要不是松本润知道相叶不近视,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戴了大直径美瞳。

田中在一边看到相叶像个兄弟一样搭上松本润的肩,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一个劲在后方挤眉弄眼,想让相叶退回来站好。

但是相叶压根没看到田中的动作,还想着怎么把手里的饲料平均分给对方。松本润犹豫着思考要怎么拒绝相叶塞进手里的半个胡萝卜,没注意自己越来越黑的脸给认识他的田中多大的刺激。

幸好一通电话及时叫走了松本润,让田中控制住直接扑过去捂住相叶的嘴土下座的冲动。

“诶,田中桑你怎么了?这个人你认识吗?”终于意识到气氛有点凝重的相叶问道。

“他是我们动物园的董事长,松本润啊!”

“诶!他就是那个派人来非洲找我的人!?”

“是啊,你居然不认识。哦,也难怪,你刚来的时候董事长去巴黎了。”田中说到一半恍然大悟,赶紧给相叶好一场科普,“你以后小心点,咱们董事长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处女座,你懂的。”

“从刚才的气势来看,确实有点恐怖……”回忆起松本润的大背头配着日本少有的浓颜,眉宇间带着一点王者气息,简直就是一只强势的猎豹啊。

那白皙的皮肤,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的蜜色瞳,唇下一点黑色小痣,还是只性感的豹子。

晃晃脑袋,赶走心里鬼鬼祟祟的念头,相叶拍着田中的肩让他放心,吹着口哨又跑进了猴群。

 

松本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遇见相叶雅纪,当初专门去聘请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出了名的动物专家,不管是什么动物都能和他亲近相处,不知为什么,看到相叶和猴子打成一片,他就想偷着笑。

在相叶刚来的时候,他就偷偷跑去看过他的动物表演秀,爽朗的笑容不比当时的骄阳逊色,熟练得动作指挥和动物之间的亲密关系,让人羡慕。伸展时露出漂亮的手臂肌肉,汗水浸湿表演服,隐约透出腹肌的形状,不愧是能和狮子玩耍的人。

他和相叶就完全不一样,虽然他也从小喜欢动物,可是不知为什么,小动物却不肯亲近他,不管他用什么诱惑,只要一看到他的脸,不管它是兔子还是老虎都选择撒腿就跑。

心想着,这次好不容易请来了,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向他请教和动物相处的技巧,而且相叶周身总给他一种神奇的舒适感,这个人简直就是负氧离子制造机。

(司机表示他好像听到后座传来奇怪的笑声。)

夜半,相叶躺在床上难得失眠了,松本润的脸总是在他快要见到周公的时候出现,搞得他和家里的金毛犬大眼瞪小眼。

“小春,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很好看,反正是我看过做好看的。”

“汪。”

“哦!小春你懂我的!可是这个人有点太凶了。”

“汪!”

“你说看人不能看表象?噢你说得对,他今天还帮我了,他把我拽住的时候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汪?”

“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他?”

“汪汪。”

“你说这叫一见钟情?!”

“嗷!”

“我明白了!小春我保证把人追到!”

突然想通的相叶给金毛来了一个热情的大拥抱,金毛小春表示刚刚自己啥都没说,其实只是觉得主人纠结时乱晃的刘海很有趣而已。

(相叶你喜欢人家的理由怎么那么肤浅,就看人家长得好看了,是吧。)

 

动物园说忙也不忙,但是动物训练还是要每天进行,松本润也不是每天都来,自从上次的乌龙,相叶就再没见过他。

下班从超市拎着大包的新鲜食材走在街上,不时有流浪狗跟在身后讨口水喝,相叶微微叹了口气,想着果然大佬就是难勾搭,忽然从一旁小道边传来一阵微弱的猫叫。

一个穿着短风衣的“少年”正背对着他,和一只趴在纸盒里的小猫大眼瞪小眼,小猫在角落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你别抓我啊,我都给你喝牛奶了。”那人似乎被猫抓出了红痕,突然拔高的声音带着些恼意,连相叶听了都有一瞬的紧张。

“还是少给小猫喝牛奶比较好哦,猫会拉肚子的。”相叶忍不住上前提醒对方,不过,“少年”一抬头,倒是他先呆住了。

“相叶桑?”

松本润没想到和相叶的第二次相遇也那么戏剧性,那天他在街角发现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奶猫,正纠结着要怎么取得小猫的信任,就被相叶发现了。

今天他的头发没有抹发胶,刘海就顺势软软得搭在额头,遮住了浓眉,亮闪闪的眼里映着街边初上的华灯。

相叶愣了两秒,看到对方嘴角标志性的痣,才赶确定在自己眼前的是他认识的松本润,什么猎豹,最多一只小奶豹好嘛!这种无辜委屈的上目线是一个背头大佬该有的么?!

“咳咳,松本桑,你怎么在这?”止住自己快要脱口而出的心里话,装模作样得问道。

“这回你终于认识我啦?刚下班回家,看到这只奶猫,本来想帮它的,结果它连理都不肯理我。”松本润朝一旁的盒子努努嘴,示意相叶蹲下。

“那么小的猫,怕是刚生下来没多久,放在这会死的吧。”相叶刚蹲下,小猫就慢吞吞往他手上挪,蹭着他的掌心不肯放。

“你还真是有吸引力,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动物亲近自己,你看我一过来,它就跑。”松本润不甘心得也伸手过去,结果把小猫吓得顺着相叶的胳膊就往上爬。

“呦西呦西。”相叶顺手把小猫包进怀里,“是你刚刚那么凶吓到它了吧,哦对,还有浓颜。”

“哪有那么浓!”松本润忍不住笑着吐槽,心里盘算着让相叶收留了小猫,语气里不小心流出了撒娇的小奶音,“这只小猫怎么办,本来想带回家,但是……”

“要不我来养吧。”相叶被对方奶声奶气的声音一刺激,腾得站起来包揽了养猫的全责。

“真的?!那我可以去你家看猫么?”

“当然可以啊!”

(喂,相叶!你答应的也太快了吧!)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有点缺氧,不是生病,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时间有点找不着北。只见过两次面的老总,自己的暗恋对象,现在就坐在自家的客厅喝啤酒。

松本润席地坐在毛毯上,懒懒得靠在一旁的沙发腿上,落地窗外飘起了毛毛雨氤氲起一层薄薄水汽,但是屋里透着暖意,一瞬间有种难以言状的安心感袭上来,有种相叶的味道。

松本润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明明还在别人家,居然就放松了下来,居然还有点迷恋这个人的味道,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久等了,随便烧了一点,一起吃吧。”思绪还没回转,桌上就被摆上了一桌饭菜,躲在角落的大狗和小猫闻到香味,都纷纷探出头来。

“麻婆豆腐?你很喜欢中餐?”

“也不是。我老家是开中餐馆的,我也算是个少东家呢。”相叶挥手赶走悄悄凑过来的狗鼻子,在松本润对面一屁股坐下。

“难道中餐更能吸引小动物?”松本润好奇得盯着相叶怀里的小猫,忍不住伸手去挠它毛茸茸的后颈。

“好可爱~”难得有乖乖让他摸的小动物,干脆跑到相叶跟前把脸径直凑了上去。

一颗栗色的头突然出现在面前,温热的鼻息洒到胸口挠得心痒痒,扑闪的睫毛下满载好奇心的眼睛,映着自己的锁骨。

相叶赶紧吞了口口水,抬手摸了摸鼻子确认没有鼻血流下来。

“松本桑,太、太近了。”

“有什么关系,在你旁边才能摸到小猫嘛。”松本润仗着喝了酒耍起了无赖,黏在相叶边上边吃边用小零食逗猫。

见松本润那么信任自己相叶也宽了心,两人边喝着酒边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客厅不时传出两人的笑声。

“相叶桑做菜其实很不错啊,好吃。”松本润眯着眼,白皙的皮肤透出醉酒的驼红色。

“松本桑,你知道驯兽的技巧吗?驯兽最重要的就是和动物建立感情,让它们接受自己,驯兽员会通过给动物喂食喂水,来消除它们的戒心呢。”相叶没有接过松本润的话题,自顾自讲起来。

松本润也没说什么,突然笑着把头埋进对方的肩窝,蓬松的头发蹭着相叶的下巴,温热的嘴唇似有似无得划过他的皮肤,像只撒娇的大型猫科动物。“动物向驯兽师示好的动作是不是这样?”

“所以说你被我这个驯兽师的一顿饭收买了么,猎豹先生。”相叶知道松本喝醉了,但还是没忍住抱上对方小细腰的手。

(相叶,你这真不叫乘人之危么?!)

“是Ma身边有特殊的气息啊,不想离开。”

“Ma?”

“Masaki的专属名称,我突然想到的,好吧。”松本润其实并没有太醉,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润kun,我喜欢你哦。”

“嗯,我也是啊。”

 

第二天醒来喝高了的相叶把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唯一记得正睡在自己旁边的那位的嘴唇,又软又甜还带着奶香味。

 

相叶雅纪,日本著名驯兽师,人生最成功的事,成功驯养了一只名叫松本润的豹子。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