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有点糊

[喜欢你的所有,我的所有喜欢是你]

(润智)月色正好

*盲狙高考作文  ☞ 浙江卷

*藏书家润×小精灵智

 

被拉来玩盲狙,谁知道浙江卷的题目那么文艺,还在期末复习的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我反正没有读懂作文题,绝对放飞自我,我好像都没有点题?连人物都ooc.
字数4000+
反正我交卷了,嗯就是这样。 @牙花子帅哥  @岚轲  @喵酱要搞事 没想到我最先写好?

 

 

 

 

六月,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夹杂着连绵不断的阴雨和日渐攀升的气温,天气预报里漂亮的女主播说今年的梅雨季推迟到了下周,但空气中早已酝酿起水汽,前些天连续的暴雨让书房透出一股潮气。

 
趁着难得开晴的日子,松本润早早起床在自家和式庭院里晒起了书,阳光正好没有入夏后的焦灼,却也足以散去清早流落的露水,蒸得鹅卵石些微得烫手,晒书正好。

虽然只简单的披着一件素色羽织,但进进出出搬完一屋的书后,身上还是沁出了一层细汗。回屋端了一杯半凉的绿茶啜了一口,便顺势侧卧在廊下小憩了起来,夏还不够盛,蝉鸣还没起来鸟鸣倒是婉转,稍不留神便被带去了梦乡。

 
正浅浅睡着,耳边传来一阵书页翻动的窸窣声,沙沙作响。“起风了?”心想着睁眼朝院中看去,起风的痕迹倒是没有看到分毫,倒是看到院中一本书的书页上,一个巴掌大的小人正津津有味得啃着一页刚刚撕下的书纸。

 
“喂,你在干什么!”这个小家伙吃的可是他千辛万苦淘来的古籍!松本润一个激灵起身就朝“撕书小贼”扑了过去。

 
“唔?先生,我还没吃饱呢。”手上吃了一半的纸突然被人抽走,大野智不满得抬头喊道,一边还不忘把嘴里一点小纸团咽下去。

 
松本润似乎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什么,看到被啃得坑坑洼洼的书,脸瞬间就黑了下来,拎起大野智的后颈凑到眼前,“这是……蛀虫?”

 
“谁说是蛀虫啊,我可是精灵!”突然被拎到空中,大野智慌忙挥着手急得乱蹬腿。

 
“蛀虫居然还会说话?”松本润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轻轻晃着手上的小人,大野智吓得一把抱住面前松本润高耸的鼻梁,努力不让自己掉下去。

 
“都说了不是蛀虫,是精灵!专门管理书籍知识的精灵!”对方拽得越使劲大野智抱得也越使劲,白皙的鼻梁上都被扯出了一道红痕。

 
“好好好我信你,这位先生精灵,请你先把我鼻子松开,我快窒息了。”松本润憋得直呲牙,意识到这个自称小精灵的神奇物种不是蛀虫的一种,而且还力大无穷。

 
经过对方手脚并用的一番解释,松本润终于明白了自己遇到的特殊状况,原来这个偷吃书的小家伙叫大野智,是被他的书吸引而来的小精灵。

用大野智的话说就是“古书的墨水没有化学气息闻起来就很香,纸质还脆脆的薄饼口感,做午饭再好不过。”

 
“但是你把它吃掉以后,我就损失了一本书,这本书我再也看不了了。”看着勉强救下的半本书,松本润就一阵头疼。

 
“润君不用担心,我吃下的我都记住了,哝我背给你听。”自从知道了书的主人叫什么,大野智就亲热得叫起了名字,张嘴就把书中故事娓娓道来。

 
“精灵还有这样的技能?”松本润拿出手机对照着电子文档,大野智说得竟然一字不差。

 
“我厉害吧!”大野智一脸得意,插着腰鼻子翘得老高,“世界上几乎所有图书馆的藏书我都看过,可以背给润君听哦。”

 
“那你为什么还要吃我的书?”

 
“我饿了嘛,现在的人都很少看书,我走了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合适的住处,更别说吃了……”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一不小心把最终目的说出来了。

 
“你想在我家住下?”松本润是谁,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嗯嗯!润君不是藏书家么,我能帮上大忙的。”一手攀上对方的小臂,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得人脸红。

 
于是就这样,藏书家松本润拥有了一只叫大野智的小精灵。

 

 

“润君,我饿了。”一大早从松本润特的准备松软小床上醒来,肚子就叫唤了起来,正准备扯过一旁的杂志,就被一双修长的手阻止了。

 
“这么让你吃书也不行,书本身就有价值,我还是烧饭给你吃吧。”松本润一面解释道,一面熟练得把大野智放到肩上,走向了餐厅。

 
檀木质的长桌上已经被细心得放好了小坐垫,正好让他可以入座,临时从门庭削下的竹枝作筷,好奇得嗅了嗅还带着点清香,虽然当初答应收留他的时候一脸的不情愿,实际上不是挺喜欢他的嘛,大野智想着傻笑起来。

 
“荷包蛋,你喜欢全熟还是流黄?”松本润的声音混着锅里滋滋的油声,从一旁的开放式厨房传了过来。

 
“荷包蛋?是传说中把鸡蛋打开,倒在油锅里煎出来的食物么?!”大野智一听早早拿起筷子,准备迎接新鲜的人类食物,“两种都要!”

 
盯着端来的被切好的煎蛋和吐司,迫不及待得咬了下去,被烫得连忙喝了一口牛奶,圆鼓鼓的腮帮被塞满了东西,连说话都黏黏糊糊起来。

 
“流黄的荷包蛋好吃,但是芝士吐司最好吃!”满足得打着饱嗝,大野智摸着肚子认真的点评,沾油的嘴唇像涂了一层润唇膏,让松本润觉得竟有些可爱。

 
尝到人类美食的妙处后,大野智就一连几天,求着松本润变着法子做新菜式,每次拒绝的话还没出口,松本润就被对方软乎乎的请求声打败了。

 
“智,你是不是变大了?”看着正埋头进攻一个草莓蛋糕的大野智,松本润突然发现,原本准备的坐垫突然小了一大圈,再仔细一看,小精灵似乎已经长高了不少。

 
“好像是,是不是我吃太多了?”

 
“你们精灵长个都那么快?你快超过我的小手臂了。”比了比自己的胳膊,疑惑得问着。

 
“没有啊,我们不长个的。”大野智摇了摇头,“可能,我是个意外?”

 
大野智确实是个意外,几个星期的时间,他就长到了小学生的体型。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对于松本润来说,这样的大野智其实更容易照顾些。

 
虽然晚上总有个团子和他抢被子,一天要准备不重样的甜点,还要及时拯救院里景观池的金鱼;但原本他抄写的古书孤本的工作也落到了大野智的头上,宣纸上一手秀丽又带着筋骨的字,让不少读者赞叹不已。

 

“润君,你怎么又在写散文。”大野智趴在书桌旁晃着脚,用尖尖的虎牙咬着笔盖。

 
“怎么,你不喜欢散文?”没有停下笔,但写字的速度慢了下来。

 
“散文最难懂了,而且没用。”撇了撇嘴表示自己有点无聊。

 
“人在表达感情的时候,最常用的就是散文,怎么会没用。”

 
“人类的感情?”

 
见大野智一脸困惑的表情,松本润忍不住放下笔捏了捏对方气鼓鼓的脸颊,“你第一次吃到荷包蛋的时候什么感觉?”

 
“觉得超神奇,忍不住想马上就吃到。”

 
“那就是一种感情,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还有呢?!”小声重复着松本润的话,皱着眉很努力的样子。

 
“你在池子里钓鱼的时候,什么感觉?”松本润也不厌烦,继续引导着。

 “想要鱼快点上钩。”

 “那就是期待。”

 “那那那我每天不想一个人睡,就想和润君睡是什么?”大野智觉得自己重新发现了文字的乐趣,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在发芽,膨胀着,和他每次长个的感觉一样。

 
“那是你热了,单纯想来我房间蹭冷气。”笑着对着对方额头弹了一下,半开玩笑得糊弄了最后的问题。

 
其实松本润自己也说不出最后的答案,什么感情?他原以为养一只小精灵就和养一只宠物没什么两样,但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又以为照顾一个不断长个的小精灵就和照顾小孩子没什么两样,但是事实再次证明他错了。

 
一个人久了,他有点贪恋早上那声迷糊的早安。

 

 
晚上站在镜前看着自己再次窜高的个子,大野智裹着浴巾就跑出浴室,“润君!润君!我知道我为什么会长个了!”

 
正在院里给盆栽浇水的松本润,看见一个白色人影飞速跑向他,慌忙放下水壶扶住对方,小麦色的肌肤上还挂着水珠,虽然很瘦却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腹肌。

“你干什么,慌慌张张的还不把衣服穿好,夜里会着凉的。”脱下外套披在大野智身上,在暗中不着痕迹得吞了口口水。

 
“你又长高了?”

 
“是啊,我发现只要我多了解人类一点,我就能多长一点,证明我开始有人类的感情了。”大野智手舞足蹈得解释着,就像他第一天见到松本润,向他解释自己是精灵一样。

 
“那你岂不是……”

 
“我可能正在变成人类。”

 
“哈?你不是活了好几百年吗,你变成人类是要变成老头子?”松本润有点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才不会呢,最多也就比你大那么几岁。以后润君可得叫我大哥!”

 
“切,想得美,明明是你一张娃娃脸。”

 
“润君才好看,洋娃娃一样。我就想要一个这样的弟弟。”

 
“我不想做你弟弟。”

 

自从知道了变成人类的方法,大野智一得空就往外跑,松本润要工作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教他,那他就自己去找办法。和门口开小店的老太太说说话,他就明白了生死;和隔壁主妇聊聊天,他就知道了生活的油盐酱醋茶;和路上的上班族讲讲故事,他就了解了社会。

 

 
他越来越像个人类,除了偶尔的发呆犯傻(其实人类也会那么干),在平时,他可以自如得运用各种各样的词汇,看得懂大本的散文集,甚至连诗词都难不倒他。

 
但是他依旧不很明白,为什么他喜欢睡在松本润的臂弯里。

 
因为约稿的期限将至,不得不连夜赶稿,松本润也无暇顾及大野智,只能由着他到处乱跑,事后自己再偷偷拿着慰问品,向老太太主妇上班族们问好道谢。

 
大野智逐渐从儿童变成少年,再从少年变成青年,然后长成男人的模样,确实停留在如他所言,比自己大上那么几岁的距离。

心里划过一阵惶恐,他是否还可以拥有那个属于自己的大野智?他是否能藏好自己糟糕的感情?这对于克己的他来说,成了未知数。

 

 

交稿日那天,编辑送来了两张烟花大会的宣传单,正好是夏日祭,望着正在窗外写生的大野智,松本润翻出了自己少年时的旧浴衣。

 
淡蓝色斜纹浴衣服帖得穿在大野智身上,没有一点违和,反倒衬得他更加好看起来,松本润穿着一身淡紫色跟在兴奋的大野智身后,帮他挡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活动,大野智忍不住把所有游戏玩了个遍,抱着赢来的毛绒玩具不肯松手。

 
“那么热的天,还不快把它放下。”看到大野智被汗浸湿的发尾,松本润想把玩具从他怀里抠出来。

 
“不要,润君最喜欢吉祥物了。”

 
“这不是吉祥物,这就是个玩具。”松本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高兴,叹了口气。

 
“真的?”

 
“真的,你先喝口水。”大野智妥协得放下玩偶接过柠檬汽水,就在低头的那一瞬,天空的那一边刹那间开出了五颜六色的花,伴着隆隆巨响,星辰也被瑰丽的火花掩盖,两人都不约而同得抬头仰望着,连呼吸都屏住。

 

半晌,大野智才说出话来“今晚烟花真美。”

“嗯,是挺好看的。”

“我说,今晚烟花真美。”

“嗯,我听到了。”

“我在模仿夏目漱石呢,松本润桑。”

 

 大野智的声音是清亮的,飘在风里显得没什么实感,柠檬汽水的气泡都跑进了空气里,只剩下一杯糖水,但依旧好喝。

 
回答被松本润揉进一个轻柔的吻,附在大野智亮晶晶的嘴唇上,“那共赏这场烟花的我,还真是荣幸,大野智桑。”

 

 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喜欢睡在松本润身边的理由,不是喜欢甜点画画书的喜欢,是贪恋依赖信任的爱。

那个接吻的瞬间,他知道他真的变成了人类。

 

 

 

 

评论 ( 16 )
热度 ( 80 )

© 锅里有点糊 | Powered by LOFTER